市区联动

2021-05-29 08:40

“小生意”有多小?台州银行的“小本贷款”最低是2000元,上限是30万元,超出不贷。贷款对象多是小商贩、家庭作坊或普通农户。只要有创业意愿,又有一定劳动技能,持续经营3个月时间,就可以带上身份证去贷款,信贷员核实后两天内发放。

11月21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考察了总部位于台州的浙江泰隆商业银行杭州分行,对他们长期致力于小微企业金融服务给予肯定。总理说,你们对接千家万户的小微企业,既给他们丰富的营养,也促进了社会公平。政府今后也会加大力度消除民营银行的差别化政策,为你们营造更加公平的环境。

与11月24日成立的信保基金同步,台州设立了小微企业信保基金理事会和台州市小微企业信保基金运行中心,实行理事会领导下的总经理负责制,遵循“政府引导,市区联动,市场运作,风险共担”基本原则进行管理运作。按照规定,这5亿元基金,经放大后,可为小微企业提供50亿元的信用担保额度。由信保基金担保的贷款一旦出现风险,信保基金承担其中80%的风险,贷款银行承担20%的风险。

“今天客户两口子吵架离婚,可能明天一早信贷员就能知道。”泰隆银行行长王官明笑着说。泰隆跑一线的客户经理员工数的一半,他们利用地缘、人缘、亲缘优势,遵循“到户调查”和“眼见为实”原则,通过面对面沟通和背靠背了解,多渠道、多方面获取个体客户的道德品质、经营能力及家庭财产等信息,全面考察企业客户的“三品三表”(人品、产品、押品;水表、电表、报表),目的就是解决信息不对称问题。

目前,浙江省已将台州市列为小微企业金融服务改革创新实验区,通过先行先试,完善小微企业金融服务体系,创新服务模式。为进一步构建和谐金融环境,台州正大力推进针对小微企业的“征信体系”建设。

此外,大量小微企业还享受到了普惠金融服务,其比例是49.75%,约为全国平均数的近2倍;小微企业贷款占银行贷款的38.4%,远高于全国平均水平。台州“一城三商行”格局在全国地级市中独具特色,以其“服务草根、扎根基层、专注小微、善做小贷”的普惠模式,实现了企业和银行的双赢,营造了健康有序的金融生态圈,使台州成为独具特色的“中国草根金融城”。

今年8月25日,浙江泰隆商业银行6家小微专营支行同日开业。根据计划,今年这家银行要开31家“分店”。21年前,泰隆还“蜗居”台州路桥一隅,起步仅7个人,租两间房;而如今,泰隆拥有6000多名员工,百余家分支机构,服务范围涵盖浙江、上海、苏州等区域。

不曾想,第二天客户经理刘建勇就到鸭场实地回访,了解到他只是暂时困难。不到24小时,10万元信用贷款就到账了。正是靠这笔贷款,7000只鸭子逃过了“灭顶之灾”,他一家四口也度过了破产危机。

一位经济学家认为,中国需要民营银行,政府也决定进一步推动建立民营银行,但那种不管怎么干,银行都能赚大钱的时代已经过去了。泰隆银行、台州银行以及民泰银行三家银行,不是高高在上的姿态,完全是亲力亲为做生意,是建立民营银行的范本。

台州将工商、社保、税收、环保、公安、法院、住建、国土、电力、商务、食品安全、质量监督等12个部门的信息集纳,逐步建立了金融服务信用信息中心。

今年台州临海市鸭农周桂明的鸭场禽流感爆发,鸭子每天正常吃食,却不产蛋。7000只鸭子每天白吃3500元,一个月得10万元。走投无路,他去了泰隆银行,坦言了两点:一没抵押物,二还要得急。说完后他自己都没底。

“建设小微企业征信体系是提升小微金融服务的基础工程。”台州市长张兵说,“希望这个中心建立以后能够为银行提供信用信息查询和风险服务,为小微企业提供综合信用征信服务。”

吴蔚荣表示,信保基金采用全国首创的政企共同出资的筹建模式。这不仅发挥了政府作为信保基金主发起者的引领作用,还充分利用政策导向,积极组织和推动金融机构参与,充分发挥金融对实体经济发展的保障作用。信保基金的建立,为当地优质的成长型、创业型、科技型小微企业搭建了一个低门槛的融资平台,可帮助小微企业获得更便利、更快捷、成本更低的信贷融资。

在台州,有一批像泰隆银行一样的“草根银行”,如台州银行和浙江民泰商业银行。三家银行均由城乡信用社改制而来,逐渐形成了以服务小微企业为主的经营特色,且随之快速发展。他们坚持与小微企业共成长,专注于“做小生意”,实现了快速发展。

“在台州,三家民营银行产生了‘鲶鱼效应’,激活了台州的小微金融生态。”台州市委书记吴蔚荣说,向上引发了一些大银行在服务小微企业方面理念创新、制度创新、产品创新,向下则带动了村镇银行、资金互助社业务手段的形成,还把经营模式移植到上海、重庆、北京、江西等地。这个过程中,政府因势利导,支持他们稳健走出去,让“台州效应”最大化。

不久前,浙江台州市小微企业信用保证基金正式启动。该基金初创设立规模为5亿元,由政府主导出资4亿元,当地7家银行捐资共1亿元,目的是为破解小微企业融资担保难、化解互保链危机。

在部分地区集中出现金融风波的同时,台州市的金融生态却显得稳健和谐。台州是我国首家股份合作制企业诞生地,小微企业遍地开花,民间资本雄厚,却鲜闻老板逃债跑路、企业连环倒闭、银行坏账飙升等金融风波。据统计,截至9月末,台州金融业不良贷款率仅为1.02%,去年坏账核销为9亿元,这两个数据在当前经济形势下十分难得。

除了三家民营银行为代表的小法人金融机构,许多大型国有银行和股份制银行也加入到服务中小企业的行列中。农行台州分行提出“大银行要做小生意”,工商银行在玉环县进行服务中小企业试点。其他各分支机构,也大多是所在银行小微信贷的翘楚。台州正以此为契机,加快构建包括各类金融机构在内的全方位小微金融组织体系。

去年,台州银行支持超过26万的小微客户,户均贷款额仅11万元,其中约60%的客户是第一次获得银行贷款,间接创造了近80万个就业机会。

专注小生意,善做小微贷,即是生存所迫,更是发展“秘籍”。泰隆银行董事长王钧说,泰隆的服务的对象就是被大银行忽略的小微企业。

专注“小生意”的经营理念,在上海这样的金融中心同样适用。泰隆在上海成立分行后,很快实现盈利。

没有抵押物,急于到账,不认识客户经理,不懂贷款流程,还正遭遇禽流感危机——这样的养殖户能贷到款吗?能!

同时,多家金融机构负责人表示,小微金融成本高、风险大,希望国家对专门从事小微贷款的金融机构给予更多的扶持政策。如实施利率补贴、提高不良率容忍度、专项财政奖励等措施等。

三家民营银行的股权结构中,浙江泰隆商业银行民营资本占比100%;台州银行民营资本占比75.14%、战略投资者占比19.86%、政府占比5%;浙江民泰商业银行民营资本占比84.26%、战略投资者占比7.51%、政府占比8.23%。其中台州银行是全国首家非政府控股的城市商业银行。政府干预少、创新意识强、深耕细作、机制灵活,是业界对这几家民营银行的共同评价。

“大银行服务大企业,小银行服务小微企业。”台州银行董事长陈小军说,好比五星级宾馆跟大排档相比有环境、卫生等优势,但也可能上菜等得久、服务员跑得慢,二者不能互相取代,各有各的“江湖”。